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无双_ 67.第 67 章-

时间:2021-02-05 12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梦溪石小说无双 67.第 67 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。  凤霄道:“是你根本就没想走远吧, 今夜来的这些人里,就数你的来历成谜, 难道阁下不想介绍一下自己,就这么无名来去吗?”

    白衣人:“名字不过称谓,百十年后,一切尘归尘, 土归土,凤郎君何必执着?”

    凤霄哂道:“越是说这种话的人,就越是在意自己的名声, 你一身白衣无尘,内里必然是个挑剔之极的人,对人对己皆是如此, 又怎会像你表现出来的洒脱?”

    白衣人笑道:“我对凤郎君如何评价我不感兴趣, 我感兴趣的是, 你给崔道长下了剧毒, 将他拘在身边,生不如死,为何他还盼着你来救他?难道这世上真有喜欢被虐待的人?”

    崔不去冷冷道:“我不喜欢被虐待,但我知道, 落在他手里, 比落在你手里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白衣人诧异:“我除了带走你时用了点手段,其它时候何尝不是以礼相待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他做事, 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, 你却不将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啊, 难得听你在外人面前夸我,我这心里头,真是受宠若惊——”

    受字出口时,凤霄就已身形一晃,朝他们飘过来。

    白衣人反应极快,当下抓着崔不去疾退,甚至隐隐将崔不去往前推了推,打算随时用他来挡住凤霄的攻势。

    谁知凤霄压根就不打他的要害,反而将手伸向戴在他脑袋上的幂离。

    白衣人一惊,想要抓住幂离已是不及,头顶一空,顿时冷风灌顶,冰凉萦绕。

    崔不去咳嗽两声,不掩诧异。

    凤霄更是笑道:“原来这年头和尚也这么不老实,不好好待在庙里敲木鱼,还跑来抢玉胆,你家住持是哪位?等我好好与他说道说道!”

    月色在白衣人那颗光滑锃亮的脑袋上微微反光,凤霄忍不住想起鸡蛋,还是剥了壳的那种。

    正巧崔不去又咳嗽起来,凤霄错眼一看,对方仿佛也在借咳嗽掩饰笑意,不禁觉得这病痨鬼跟自己还是挺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白衣人被揭开幂离的瞬间,脸上闪过恼怒之色,但很快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僧居无定所,闲云野鹤罢了,法号贱名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凤霄哦了一声:“原来是个野僧,那就不能自称和尚,谁知道你是不是假借和尚身份逃过徭役,看来本座得带你回去好好讯问才行!”

    他说罢就伸手来抓白衣人,后者十足警惕,在他刚刚开口说话时就已飘身后退,一退十来步。

    凤霄却紧追不舍,一跃而起,大有抓不到人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白衣人微微皱眉,他不怵与凤霄交手,却不想浪费时间,更不想暴露武功,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来历,便在对方攻来之际,将崔不去往身前一推,直接推向凤霄,他自己则转身跃起,意图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,长剑铮然作响,划破长空,朝他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明亮,云淡星稀,足以让白衣人看清对方的面孔。

    赫然是方才被高宁劫持走,又去而复返的裴惊蛰!

    一个凤霄已是难对付,再加上一个裴惊蛰,哪怕后者武功不足为惧,但苍蝇在耳边嗡嗡乱绕,也是够让人心烦的了,白衣人知道今晚注定无功而返,便不再恋栈,当即旋身避开剑光,直接借力踩住一根树枝,斜斜往屋顶飘去,裴惊蛰再要去追,对方已是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别追了。”凤霄道。

    裴惊蛰从树上落下,惭愧道:“属下不力,没能将高宁擒住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他的武功远胜于你,你能从他手中逃脱,已经是省了我去救你的工夫,我还得谢谢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一时竟弄不清郎君这话到底是贬损还是夸奖,想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道:“多,多谢郎君赞誉,属下愧不敢当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他在嘲讽你,你以为他在夸你?”

    裴惊蛰:……

    凤霄:“抱歉,这孩子有点傻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好容易忍住嘴角抽搐,询问道:“郎君,方才那和尚,可需要我去查查他的身份?”

    凤霄望向崔不去:“崔道长应该知道罢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我的确猜了一个人,但不知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玉秀和尚。”

    那是谁?

    裴惊蛰有点茫然,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,也没搜出江湖上何时出了这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崔不去道:“此人师承天台宗智者禅师,极少在江湖上走动,是以不算江湖中人,他一般都待在贵人身边,退居幕后,出谋划策。”

    听见贵人二字,裴惊蛰隐隐察觉了什么,但又不好问出口。

    凤霄已道:“晋王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

    崔不去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晋王杨广,当今天子第二子,与太子杨勇,同为独孤皇后所出,却比太子更加活泼外向。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对比不会撒娇耍痴的长子,自然是杨广更加讨父母欢心,这在朝中上下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裴惊蛰甚至听到风声,天子志在伐陈,统一南北,正物色统帅人选,皇后有意让晋王为副帅,跟随正帅出征,这一笔天大的军功若到手,满朝文武谁还敢说晋王只是自小被帝后溺爱的顽蛮小儿?只怕到时候晋王功劳煊赫,还要更甚于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身为这样一位贵人的谋士,玉秀和尚自然是前程似锦,混迹江湖,不如以后被封个国师当当。

    裴惊蛰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是害怕玉秀,而是忌惮玉秀背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晋王的人,他不知道解剑府吗?为何会来蹚这趟浑水?”

    凤霄:“那自然是因为他也想要玉胆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:“为晋……为他家主人拿的?”

    凤霄嗯了一声:“这次玉胆失窃,解剑府任务失败,失职在先,谁能先找到玉胆,谁就是帝后眼里的功臣,晋王想插一脚,并不奇怪。就连崔道长身后的左月局,不也忍不住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凤霄:“你装傻装得太敷衍了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那我下次装认真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露出微微惊诧的表情: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左月局,我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凤霄点点头:“语气欠佳,表情到位了。”

    裴惊蛰:……

    咕的一声,打断这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崔不去坦然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凤霄皱眉沉吟,心说难道是皇后身边那位深得信任的郑内侍?

    “声音可还阴柔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“除苍老之外,无甚特别。”

    凤霄叹道:“崔道长一表人才,智谋无双,可惜上头还压着个人,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,这处处受人掣肘,终究是不如自己作主来得痛快啊!”

    两人身处如此环境,仍不忘互怼。

    崔不去:“可不是吗,就跟凤郎君一样,上面也有个刑部尚书。”

    凤霄笑道:“刑部尚书形同虚设,说到底,我这解剑府,与左月局终究不同,皇后固然与天子并称二圣,但说到底,这天下还是一个人的,你在那个人手底下,跟在那个人的妻子手底下,终究有所不同。依我看,你那副使,不当也罢,不如到解剑府来,我予你四府主之位,又许你生杀予夺之特权,但凡左月局能给你的,解剑府能给你,左月局给不了你的,解剑府也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奇道:“我既然是左月副使,在解剑府也要在你之下,你能给我的,与左月局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凤霄:“那自然不同,一个糟老头子挡在你前面,怎如我这般风姿卓越天纵奇才来得赏心悦目?”

    崔不去:……

    凤霄:“你日日看着我,心情也会变好,心情既好,身体自然不药而愈,这难道不是大大的好处?”

    崔不去沉默片刻,忽然道:“凤二府主,你的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。”

    凤霄挑眉:“那是自然,你如今才意识到么?”

    崔不去诚恳道:“但你也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    凤霄哈哈一笑:“天下间能成大事者,岂有面薄如纸的?所谓颜面,只会作茧自缚,令自己寸步难行,单是看那佛耳,明明打不过我,还非要说是我不专心,自己给自己一个台阶,就足见此人过分爱惜名声,无论在武道还是在富贵权力追求上,都很难达到巅峰。沙钵略座下若只有这么些人,恐怕也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崔不去道:“据我所知,佛耳虽然号称突厥第一高手,但近年来,突厥高手辈出,已经故去的狐鹿估暂且不提,东突厥的处罗侯自己就是不世出的高手,还有阿波可汗座下,也有一个叫耶楼和的人,貌若女子,武功却极为狠辣,路数不同寻常,这些人都是不可小觑的强……”

    凤霄正听得认真,就听见敌字还未说完,对方已经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崔不去捂住嘴巴,但咳嗽声依旧从指缝里流泻出来,很快就压抑不住,越发剧烈,如果不是两个云海十三楼的人被凤霄放倒,现在他们肯定早已被发现了行踪。

    伴随着咳嗽,噬骨般一抽一抽的痛楚开始从体内某一点扩散开去,很快就蔓延到全身各处,从指尖到五脏六腑,乃至太阳穴都开始发疼,这是奈何香发作时的症状,而他身体本身的虚弱则加重了这种情况,以至于每次毒发时都需要忍受比常人更多几倍的痛楚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如此,崔不去居然也没有发出咳嗽声以外的呻|吟或痛呼。

    解剑府不是没有对人用过奈何香,凤霄就曾亲眼见过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奈何香的折磨下痛哭流涕,有问必答,意志彻底崩溃,就算最后解了毒,心志也已耗损大半,身体慢慢也跟着被拖垮了,不是废人,胜似废人。

    但没有半点武功的崔不去,毒伤在身,却还能跟着他跑遍大半个六工城,忍到此时方才发作。

    说到底,对方是左月局的人,不是势不两立的敌人,用奈何香来对付他,是不是过了一点?

    生平头一回,凤霄凤二府主自我反省了那么几息的工夫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就将这种无用的情绪推翻,并且认为是自己同样中毒受伤,才会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还有奈何香。”他对崔不去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需要。”崔不去将身体缩作一团,减少受寒,以此汲取更多的暖意。

    奈何香没有解药,唯一的解药就是自己熬过这无尽漫长的痛苦,让毒性自行消失,排出体外,练武之人可以用内力将毒性暂时压制住,另外一种缓解的办法则是以毒攻毒,用奈何香将毒性压下去,虽然压制过后,下一次发作必然会引发更强烈的痛苦,但中毒之人往往都会饮鸩止渴,都宁可追求眼前一时的安宁,选择性忽略更长远的危害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